烹饪,体重,食谱

适合打印版本
0
没有投票

    在大部分人眼里我绝对称不上那种随时能做出色,香,味具全菜肴的做菜好手。但是,就像任何事一样,熟能生巧。我为家人做了这么多年的饭,好像对不同食材的物性有了一种领悟,并知道如何混合某些材料以某种做法做出一道还像样的菜。不过我还是经常因为多炒了一会儿,或多放了一点盐,或放错材料而把一道菜做得一塌糊涂。那道菜会几乎原封不动地保留在桌上。这是一个做菜的人最悲哀的时刻。除了像这样的意外事故,也还有一些原因让我的手艺永远也成不了大厨师。首先是时间。烹饪还算有趣,但除了做饭我有其他10万件事情要做,所以我不会做太复杂的菜,也不会花时间确保菜色花哨。 第二,即使是在炒菜时,确保烹饪区橱房地板没有蔬菜残渣散落或油渍是我的优先。你想你会看到一个在5星级餐厅的主厨边炒菜边擦地板吗?第三,如果有可能,我会儘量以烘烤或蒸煮代替油炸,以鸡肉或豆腐取代红肉,并比食谱建议的少用油和糖,来把菜做得稍健康一点。但你不得不承认,可悲的是,要比好吃,“多油”的原版几乎总是赢,但至少吃得“清淡”让我们吃得安心。

    尽管如此,我们家一般对我送上餐桌的菜还算满意。我甚至发展出一些全家都喜欢好做又好吃的菜。这些菜容易到我的两个女儿或已经帮着做或正学着如何做。我的大女儿在过去几年一直帮我腌要烤的鱼片,一般是鲑鱼或罗非鱼,(直到今年她的学校太忙)。我的小女儿喜欢看我做炸酱面的“炸酱”(炒豆瓣和肉末),她最喜欢的面食之一。她已经盘算好了:她上大学时,每次会做出一个巨大锅的炸酱,然后每天吃炸酱面。儘管我想永远为她们做饭,她们得独力生活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我已经开始想念她们了。

    回想我自己如何从和台湾家人住时的茶来伸手饭来张口,转型成每天要为自己打点三餐的纽约研究生。刚到纽约时我似乎对烹饪不是完全一窍不通。我在台湾好像已经可以煎蛋和做番茄酱蛋炒饭,因为我喜欢吃这两道菜。我们高中时有烹饪课,所以我想我应该是在烹饪课中有一些实际的经验。在家一般轮不到我做饭而且我的家人也没觉得有必要教我。

   我的高中是一所全台闻名学业顶尖的女子高中,但烹饪课是必修课。现在想起来很感谢当时有这个课。我似乎依稀记得那是有些同学包括我最喜欢的课之一。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烹饪课的笔记本,开始做菜以前必须在笔记本上抄下食谱。其他烹饪课细节如一星期有几次,每次上课时间多长和是不是一次做一道菜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必须看着我们抄下的食谱来进行每一个步骤,所以经过一个学期的烹饪课我们的笔记本沾了许多食物污渍和异味。我曾经开玩笑说,我的笔记本不仅记载有所有美味佳肴的食谱,每个配方的页面闻起来也像最后的成品wink。我们几个特别喜欢烹饪课的同学会在周末约在一位同学家厨房继续做更多我们喜欢的菜肴。我们最喜欢的菜之一是“咖喱酥饺”。这是一种形状像饺子里面包了咖喱口味牛肉和剁碎洋葱的酥烤糕点。酥皮面团很花功夫,不看食谱我永远不可能做出来。实在好吃(也实在费事)!

    我大概就是这样学会了做饭。当然我在纽约时没有做咖喱饺。事实上,高中以后我就没有再做过咖喱饺,显然因为太费事了。课堂作业,语言和文化冲击占据了大部份的时间和精力。做饭是我想做的最后一件事。我迷上有香脆花生粒的花生酱,就一日三餐都吃全麦面包花生酱三明治,基本上整个第一年都吃同样的东西。猜猜怎么了,我在第一年重了约10磅。我肯定吃了好多花生酱三明治还有其他垃圾食品!

   我并不孤单。我的一个朋友比我早一年去了康奈尔大学念研究所。他不是吃花生酱三明治,而是在学校餐厅包餐,一日三餐都在餐厅吃。据他说餐厅伙食很棒。我想像应该是自助式由你吃到饱那種(这种吃法不是好兆头frown)。我去纽约后的第一个冬天,另一位在洛杉矶念书的朋友来看我。她和我们几个都在纽约地区上学的人加上一个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来的同学一伙人开车到伊萨卡(康奈尔大学)找这位在康奈尔大学的朋友。那真是一次难忘的旅行,是我们在那些无忧无虑(除了学校功课)的岁月里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当我们看到在康奈尔大学的朋友,不知道是我的眼睛或光线问题,他似乎看起来比一般人大很多!他本来就是个非常高大的家伙,我想超过6尺2寸 (约188公分)。因为他那庅高所以看起来并不胖,但他的粗腰不知何故让他看起来更高,所以整个人变成一个巨人!他自动告诉我们(大概是回应我看到他时的表情),在他们的美食餐厅吃了一年多后,他重了好多。如果我记得没错,应该是20磅左右,什么时后有机会得问他到底重了几磅。

    研究生的第一年后,我做饭次数,吃的种类都增多不少。然而,时间总是不够用,所以我一做饭就会做很多可以吃很久。这使我想起了我小女儿的大学做饭计劃。有一次,我煮了一大锅咖喱炖胡萝卜和一些肉,可能是鸡肉。那锅咖喱撑了很长很长时间,大概有一个多月。当时用来盛咖喱的塑料瓢的瓢碗部分都变成棕黄色的。近年来,我注意到我们的厨房有一个瓢碗呈棕黄色的塑料瓢,就像当年陈年咖喱锅用的(见下图)。真不敢相信我还留着这个瓢,虽然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同一支。过了只有上帝知道多久的时间后,我终于不再吃那锅了。不是吃完了,而是因为在冰箱呆了数周后终于被霉菌占领。这段小插曲过后,以後有5年我都没有再煮过咖喱。

    这些故事的寓意是,首先,我们日常生活的饮食大事,和生活中的其他事物一样,需要以比一些人愿意付出的更多精力和用心来处理。其次,不要把你每天饮食的控制大权完全交到别人手中(如食堂)。最后,要注意食物的保存期限,一次不要做太多,以免身心都生病。也几乎很难指责那些连完成功课或睡觉时间都不够用的年轻人。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如何做饭。烹饪可以很有趣,尤其是与朋友一起做饭时。那些总是与体重作战的人更应该自己作饭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什么。我想在这里给父母讯息是,除了钢琴,绘画,游泳课,或数学课,鼓励您的孩子学习做饭对他们也会很有助益。

    在过去的一年我开始写下一些我们喜欢的食谱,并在社交媒体上和朋友分享。一开始,写下食谱是应朋友要求。但逐渐的也就变成单纯的想与人们分享我们喜爱的菜。回想我自己和我的朋友年青时的食物故事,我现在很高兴我把孩子们喜欢的菜的食谱记录下来并在网上发表。当我的女儿们上大学时这些食谱还会在那里,她们将能够按着来做我们在家里做的菜肴。家里的味道不一定只有妈妈或爸爸才做得出来。我并不想告诉天下母亲都像我一样为妳的孩子写下妳的家庭菜谱。母亲为孩子做的已经够多,而且写食谱并不容易。估计每一个材料的量是最难的,因为我做饭时大多不量。虽然我也希望我能很凖确的测量每一个调料该放的量,尤其是像盐和酱油的量,这样我的菜就不会经常失败得很惨。如果妈妈们本来就要教孩子做饭,不妨考虑写下妳的家庭食谱。

 

後記

*********************************************************************************************

文章在脸书北一女群组分享后,引起当年同窗热烈拼凑烹饪课回忆。这里是重要节录:

  • 我们一周抄食谱,隔周才上厨房。
  • 北一女家政老师,是我最佩服的老师。第一次上厨房,老师不是教料理,而是开宗明意教导我们,水槽一定要一边切,一边收,保持干净清爽净空,才会烧出有气质的好餐。我快祟拜死了,差一奌以师大家政糸为㐧一志愿。
  • 现在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边炒菜边收拾擦地板。原来是家政老师教的。
  • 高中的烹饪课我学会做葱油饼,最怀念做冰淇淋,最爱吃珈哩饺!
  • 家政课咖喱饺吃不够,我们还约了5,6位同学,专门到你家,再做一次,烤了二盘,大家笑闹了一下午,吃撑了才各自回家!怀念呀!
  • 还有人留着家政课笔记?太佩服了!
  • 家政课的记忆,不是那么鲜明,但确实记得䓤油饼、咖喱饺...现在想想,为何喜欢吃咖喱饺,应该是那时埋下的种子吧!
  • 好怀念的趣味家政课,记得被小组长分派买鸡蛋…就现在认识的自己,真怀疑当时鸡蛋怎么安全送达! (还是当天家政课的主题是蛋花汤)
  • 我们家政老师很严肃,跟我以为教烹饪的老师应该会有的妈妈模样很不相同,当时还挺怕她,很严格。
  • 我们到A家延续家政课的好兴致,有​​人煮义大面、做生菜沙拉(这些我都很陌生觉得好酷啊)、包水饺、玉米浓汤...不记得口味,只记得玩得很开心
  • 我还记得加咖喱饺及珍珠丸子,好香好好吃!也记得我也做过一次咖喱饺,但忘记踉跟谁一起做了。
  • 烹饪课学的东西大都忘记,记得有冰淇淋、葱油饼,咖喱饺印象不深刻。学会做葱油饼后的一个星期天,我说要做早餐给老爸老妈吃,结果忙了一个早上,过了中午才吃到...
  • 有人买蛋、有人抄笔记、有人做佳肴、有人多年后记忆如新……
  • 大家太强了,鲜活的记忆,保存完好的食谱笔记,还有照片为证!
居然有同學留下烹飪課食譜,趕緊要來現寶
居然有同學留下烹飪課食譜,趕緊要來現寶
舀碗部分变黄的汤舀
舀碗部分变黄的汤舀
部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