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杯趣事

适合打印版本
0
没有投票

       家里供奉祖先神主或道教神像的人应该对跋杯不陌生。跋杯又叫掷杯,就是那两片半月形木片,每一片有一面平,一面凸圆(见图)。两片的平面接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三维(3D)半月。跋杯是人和祖先或神明沟通的桥梁。我家一直有一个供奉祖先神主和几尊神像的神坛。从小我就见阿妈(外婆)和母亲经常以掷跋杯来向祖先或神明请示以指点迷津。不是故意要亵渎神明,我们小孩们从小就怀疑跋杯的科学性和可信度,总不把它当一回事。看到长辈虔诚的以跋杯问神明一些难以做决定的事,总是暗暗偷笑。现在我自己也从懵懂无忧的小孩长成必须能独当一面处理家庭和事业里许多棘手问题的中年人。有时真是希望生活中也有像跋杯一样能帮忙解答人生疑难困境的东西。

      用跋杯问神所提的问题必须是个是非题,因为神明只能给你三种答案:是,不是和未定。 "是"就是跋杯一平面朝下,一平面朝上,又叫"圣杯",是最好的杯。 "不是"就是两平面都朝下,或是"无杯"。 "未定"就是两杯平面都朝上,也就是"笑杯",基本上是再掷一次的意思。这表示神明能给你的指示其实很有限。你必须已经大概有几个方案再请神明帮你决定要做那一个。如果你完全没有主意,那跋杯就比较难帮你了。以下是一个抓(偷吃)贼的例子,跋杯如果能告诉你一个名字,事情就简单多了。

        我上国中时有一天,家里只有我,阿妈和当时住在我家的表姐。那天阿妈开冰箱巡视食物时,发现有一大块烤好的乌鱼子不见了,显然是被偷吃了。乌鱼子在我家算是极珍贵的食品,我们一般只有请客或过年才吃得到。我母亲通常把乌鱼子切成非常薄的薄片,吃的时候就着也是切得薄薄的青蒜片吃。哇,那真是人间无上的美味!只是一薄片一薄片的吃实在很不过瘾。我和表姐当时有一个梦,就是有朝一日一定要一人拿一大块乌鱼子啃着吃。老实说,我实在不记得那天那一块乌鱼子到底是不是我们俩吃的,能肯定是我们矢口否认。后来我们俩就向阿妈建议,不如我们用跋杯问神明到底谁吃了。阿妈骂我们三八,但也没阻止我们。这个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在我记忆里印象鲜明,是因为我家长辈笃信神佛,神坛上的所有东西都是神圣不可冒犯的,包括跋杯。平时我们碰它一下都可能要被打手,更别提把跋杯拿来当骰子玩。不可用手指着神明。神桌上供奉的食物每天过了一个特定的时候才可以吃。那天我们居然挑衅成功,实在不可思议。因为跋杯不能直接告诉我们到底谁吃了乌鱼子,我们只好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问。按理说每次提问都要连掷三次,看总结果。不记得是不是连三掷的结果,但掷杯结果我和表姐都没有嫌疑。接着问其他不在家或者根本不在本地最近又没出现的人。结果当然是那个已经好久没来的妈妈朋友的儿子吃的。他在淡水读书(我们家在台北),一年来我们家一次或两次。

        那都已经是将近四十年前的童年旧事,阿妈也已经作古。记得日语阿妈吗?这个被我们耍的阿妈就是她。这样调侃神明并不公平,据阿妈说神明其实是无所不知的。他们知道你心意不诚或念在你们是小孩份上,不与你们一般见识。阿妈说有时神明会连给许多笑杯,那就表示他不愿理你,改天心诚一点再来吧。

        
我母亲和阿妈常年拜神信佛,平日早餐一律吃斋,初一十五则全日素食。她们吃的素不是我们现在经常有人吃的随意素,而是那种佛门的全素,葱蒜都算荤。而且还不能吃"葱蒜或肉边菜",炒了葱蒜或肉的菜,吃斋时都不能吃,真是麻烦。她们认为吃斋是对神佛表示诚心最有效的方式。一旦完全吃斋,你对神的忠诚就再不容置疑,因而神对你的愿望也比较愿意应允。我母亲后来完全吃素,则是还愿,回报神明的照顾。从我有记忆起,我母亲和阿妈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要开始常年吃斋。常年吃斋是不容易下的决心,再加上请示神明时不一定得到支持,阿妈一直到过世都没有全吃素。我母亲则一直要到差不多十五年前才正式完全吃素。因为担心她老人家吃素以后营养不够,家人劝她吃蛋素,就是佛门全素加蛋。她用跋杯请示佛祖是不是可以吃蛋,佛祖居然答应了!全家松了一口气,感谢佛祖陇恩。显然对于虔诚信徒像我母亲和阿妈,神明的态度严谨多了。

        就客观机率而言,两片杯总共可能出现四个组合,其中两个一上一下的是"圣杯",就是一半。另外各四分之一是"无杯"和"未定"。也就是说每掷一次"圣杯"的机率是"无杯"或"未定"的两倍。所以你想要神明批准一个决定,只要问题的结构的是希望神明说"是",你得到应允的机率应该就是二分之一。但事实上好像没那么简单。每一片跋杯的重量分布和形状有可能让平面在上或在下的机率不完全一样。直觉上平面在下使跋杯重心比平面在上低,"无杯"的机率有可能大于理论预测的。不过每一副跋杯可能都不一样,恐怕还得做实验证明(家里小孩对数学机率有兴趣的,可以让他们作)。还有掷杯的方法也可能影响结果。譬如跋杯是直接由手中垂直掉落地面,或先往上丢才掉下来,恐怕也不是完全没有关系。只要平面在上或在下两种状态的机率不完全一样,得到"无杯"或"笑杯"的机率就会大于理论预测的四分之一。得到"圣杯"的机会就会小于一半。回顾以上提到的几个案例,从一个个名字问谁吃了乌鱼子,到我母亲问了一辈子是不是该开始吃素,好像得到否定结果的多。下面又有一个无厘头的例子,似乎也是支持这个论点。你也可以解释成像我们这种德性,大智大慧的神明会理我们才怪。不管如何,我说这事还是有点奚跷。

        
去年,也就是2012年暑假正美国总统大选紧锣密鼓阶段,我们全家回台探亲。有几天南下到嘉义和台南地区游览,住在嘉义时顺路到北港朝天宫烧香。我小时候曾和家人到北港几次参加一年一度的迎妈祖盛会。揆违数十年后再次来访,和小时候的印象可以说完全对不上号。在我脑里一个小时的场景是人山人海的北港朝天宫前广场,停满了卖各种小吃和纪念品的摊贩。我还记得在这里第一次看到卖烤田鸡的,吓得半死。现在已经没有广场了,不知是我记错,还是整个地区已被重新规化改建。我们一行数十名,在停车附近的商店买香后,就走进朝天宫,在一个个堂屋里的神坛拜拜,插香及烧纸钱。我们两个十多岁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女儿都觉得很新鲜。在一处神坛上,我看到一副跋杯。女儿们从小听我说跋杯的故事,遂建议何不问神明欧巴马会不会当选总统?民主党欧巴马竞选连任和共和党候选人罗穆尼势均力敌,欧巴马民望的民调只比罗穆尼高一点点。我们家是欧巴马支持者,眼看罗穆尼声望日渐高升,我们开始担心欧巴马会连任失败。我虽想台湾神明不一定清楚美国的事,不过问问又何妨,又俩女儿的兴致颇高,况且这里又没人骂我们三八。就由我小女儿掷杯,问欧巴马会不会当选。我记得她掷了至少四次,因为有一次是笑杯。奇就奇在这,其他三次都是"无杯",也就是欧巴马不会当选。我们有点急了,我相信我们又请示了一次一样的问题,三次下来还是"无杯"。这下感觉很不好。我大女儿提议,不如我们换一个方式问,问罗穆尼会不会当选。你猜结果?没错,罗穆尼会当选。虽然我们对跋杯请示神明并不是那么认真,但觉得不是好兆头。后来我们回到台北后,又在母亲住处的神坛问了一次,结果一样,欧巴马不会当选。台湾神不一定能预测美国总统大选,但至少非常一致。

       让台湾神明预测美国总统大选本来就不公平,结果如何都只是好玩(非常不的态度no),但我开始怀疑掷跋杯恐怕得到"无杯"和笑杯的机会多。其实挺合理的,"圣杯"如果那么容易得到,跋杯大概早就失去它的说服力了。

       回美国前,我们买了一副跋杯带回美国。我们并不常用,但偶尔女儿们会问一些傻问题。有时午夜梦回时,我会想,我们对问神的跋杯这么轻谩不恭,不知道那一天会不会被神惩罚遭到报应?frown

 

跋杯
跋杯
九份买的跋杯小饰物
九份买的跋杯小饰物
部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