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飪,體重,食譜

友善列印版本
0
No votes yet

   在大部分人眼裡我絕對稱不上那種隨時能做出色,香,味俱全菜餚的做菜好手。但是,就像任何事一樣,熟能生巧。我為家人做了這麼多年的飯,好像對不同食材的物性有了一種領悟,並知道如何混合某些材料以某種做法做出一道還像樣的菜。不過我還是經常因為多炒了一會兒,或多放了一點鹽,或放錯材料而把一道菜做得一塌糊塗。那道菜會幾乎原封不動地保留在桌上。這是一個做菜的人最悲哀的時刻。除了像這樣的意外事故,也還有一些原因讓我的手藝永遠也成不了大廚師。首先是時間。烹飪還算有趣,但除了做飯我有其他10萬件事情要做,所以我不會做太複雜的菜,也不會花時間確保菜色花哨。第二,即使是在炒菜時,確保烹飪區櫥房地板沒有蔬菜殘渣散落或油漬是我的優先。你想你會看到一個在5星級餐廳的主廚邊炒菜邊擦地板嗎?第三,如果有可能,我會儘量以烘烤或蒸煮代替油炸,以雞肉或豆腐取代紅肉,並比食譜建議的少用油和糖,來把菜做得稍健康一點。但你不得不承認,很可悲的,要比美味,“多油大肉 的原版幾乎總是贏,但至少“清淡”一些讓我們吃得安心

  儘管如此,我們家一般對我送上餐桌的菜還算滿意。我甚至發展出一些全家都喜歡好做又好吃的菜。這些菜容易到我的兩個女兒或已經幫著做或正學著如何做。我的大女兒在過去幾年一直幫我醃要烤的魚片,一般是鮭魚或羅非魚,(直到今年她的學校太忙)。我的小女兒喜歡看我做炸醬麵的“炸醬”(炒豆瓣和肉末),她最喜歡的麵食之一。她已經盤算好了:她上大學時,每次會做出一個巨大鍋的炸醬,然後每天吃炸醬麵。儘管我想永遠為她們做飯,她們得獨力生活的那一天很快就會到。我已經開始想念她們了。

  回想我自己如何從和台灣家人住時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轉型成每天要為自己打點三餐的紐約研究生。剛到紐約時我似乎對烹飪不是完全一竅不通。我在台灣好像已經可以煎蛋和做番茄醬蛋炒飯,因為我喜歡吃這兩道菜。我們高中時有烹飪課,所以我想我應該是在烹飪課中有一些實際的經驗。在家一般輪不到我做飯而且我的家人也沒覺得有必要教我。

  我的高中是一所全台聞名學業頂尖的女子高中,但烹飪課是必修課。想起來很感謝當時有這個課。我似乎依稀記得那是有些同學包括我最喜歡的課之一。我們每個人都有一本烹飪課的筆記本,開始做菜以前必須在筆記本上抄下食譜。其他烹飪課細節如一星期有幾次,每次上課時間多長和是不是一次做一道菜我已記不清了。只記得,我們​​必須看著我們抄下的食譜來進行每一個步驟,所以經過一個學期的烹飪我們的筆記本沾了許多食物污漬和異味。我曾經開玩笑說,我的筆記本不僅記載有所有美味佳餚的食譜,每個配方的頁面聞起來也像最後的成品wink我們幾個特別喜歡烹飪課的同學會在周末約在一位同學家廚房繼續做更多我們喜歡的菜餚。我們最喜歡的菜之一是“咖哩餃”。這是一種形狀像餃子裡包了咖哩口味牛肉和剁碎洋蔥的酥烤糕點。酥皮麵團很花功夫,不看食譜我永遠不可能做出來。實在好吃(也實在費事)!

    我大概就是這樣學會了做飯。當然我在紐約時沒有做咖哩餃。事實上,高中以後我就沒有再做過咖哩餃,顯然因為太費事了。課堂作業,語言和文化衝擊佔據了大部份的時間和精力。做飯是我想做的最後一件事。我迷上有香脆花生粒的花生醬,就一日三餐都吃全麥麵包花生醬三明治,基本上整個第一年​​都吃同樣的東西。猜猜怎麼了,我在第一年重了約10磅。我肯定吃了好多花生醬三明治還有其他垃圾食品!

    我並不孤單。我的一個朋友比我早一年去了康奈爾大學念研究所。他不是吃花生醬三明治,而是在學校餐廳包餐,一日三餐都在餐廳吃。據他說餐廳伙食很棒。我想像應該是自助式由你吃到飽那種(這種吃法不是好兆頭frown)。我去紐約後的第一個冬天,另一位在洛杉磯唸書的朋友來看我。她和我們幾個都在紐約地區上學加上一個從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來的同學一夥人開車到伊薩卡(康奈爾大學)找這位在康奈爾大學的朋友。是一次難忘的旅行,是我們在那些無憂無慮(除了學校功課)的歲月裡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當我們看到在康奈爾大學的朋友,不知道是我的眼​​睛或光線問題,他似乎看起來比一般人大很多!他本來就是個非常高大的傢伙,我想超過6尺2寸(約188公分)。因為他那庅高所以看起來並不胖,但他的粗腰不知何故讓他看起來更高,所以整個人變成一個巨人!他自動告訴我們(大概是回應我看到他時的表情),在他們的美食餐廳吃了一年多後,他重了好多。如果我記得沒錯,應該是20磅左右,什麼時後有機會得問他到底重了幾磅。

    研究生的第一年後,我做飯次數吃的種類增多不少。然而,時間總是不​​夠用,所以我一做飯就會做很多可以吃很久。這使我想起了我小女兒的大學做飯計劃。有一次,我煮了一大鍋咖哩燉胡蘿蔔和一些肉,可能是雞肉。那鍋咖哩撐了很長很長時間,大概有一個多月。當時用來盛咖哩的塑料瓢的瓢碗部分都變成棕黃色的。近年來,我注意到我們廚房有一個瓢碗呈棕黃色的塑料瓢,就像當年陳年咖哩鍋用的(見下圖)。真不敢相信我還留著這個瓢,雖然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同一支。過了只有上帝知道多久的時間後,我終於不再吃那鍋咖哩不是吃完了,而是因為咖哩在冰箱呆了數週後終於被黴菌占領這段小插曲過後,以後有5年我都沒有再煮過咖哩。

    這些故事的寓意是,首先,我們日常生活的飲食大事,和生活中的其他事物一樣,需要以比一些人願意付出的更多精力和用心來處理。其次,不要把你每天飲食的控制大權完全交到別人手中(如食堂)。最後,要注意食物的保存期限,一次不要做太多,以免身心都生病。也幾乎很難指責那些連完成功課或睡覺時間都不夠用的年輕人。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如何做飯。烹飪可以很有趣,尤其是與朋友一起做那些總是與體重作戰的人更應該自己作飯才知道到底吃了什麼。我想在這裡給父母訊息是,除了鋼琴,繪畫,游泳,或數學課,鼓勵您的孩子學習做飯對他們也會很有助益。

    在過去的一年我開始寫下一些我們喜歡的食譜,並在社交媒體上和朋友分享。一開始,寫下食譜是應朋友要求。但逐漸的也就變成單純的想與人們分享我們喜愛的菜。回想我自己和我的朋友年時的食物故事,我現在很高興我把孩子們喜歡的菜的食譜記錄下來並在網上發表。當我的女兒們上大學時這些食譜還會在那裡,她們將能夠按著來做我們在家裡做的菜餚。家裡的味道不一定只有媽媽或爸爸才做得出來。我並不想告訴天下母親都像我一樣為的孩子寫下的家庭菜譜。母親為孩子做的已經夠多,而且寫食譜並不容易。估計每一個材料的量是最難的,因為我做飯時大多不量。雖然我也希望我能很凖確的測量每一個調料該放的量,尤其像鹽和醬油的量,這樣我的菜就不會經常失敗得那麼慘。媽媽們本來就要教孩子做飯,不妨考慮寫下你的家庭食譜。

 

後記

*********************************************************************************************
文章在臉書北一女群組分享後,引起當年同窗熱烈拼湊烹飪課回憶。這裏重要節錄:

  • 我們一週抄食譜,隔週才上廚房
  • 北一女家政老師,是我最佩服的老師。一次上廚房,老師不是教料理,而是開宗明意教導我們,水槽一定要一邊切,一邊收,保持乾淨清爽淨空,才會燒出有氣質的好餐我快祟拜死了,差一奌以師大家政糸為㐧一志願。
  • 現在知道為什麼我總是邊炒菜邊收拾擦地板。原來是家政老師教的。
  • 高中的烹飪課我學會做蔥油餅,最懷念做冰淇淋,最愛吃珈哩餃!
  • 家政課咖喱餃吃不夠,我們還約了5,6位同學,專門到你家,再做一次,烤了二盤,大家笑鬧了一下午,吃撐了才各自回家懷念呀
  • 還有人留著家政課筆記?太佩服了!
  • 家政課的記憶,不是那麼鮮明,但確實記得䓤油餅、咖哩餃...現在想想,為何喜歡吃咖哩餃,應該是那時埋下的種子吧!
  • 好懷念的趣味家政課,記得被小組長分派買雞蛋…就現在認識的自己,真懷疑當時雞蛋怎麼安全送達!(還是當天家政課的主題是蛋花湯)
  • 我們家政老師很嚴肅,跟我以為教烹飪的老師應該會有的媽媽模樣很不相同,當時還挺怕她,很嚴格。
  • 我們到A延續家政課的好興致,有人煮義大麵、做生菜沙拉(這些我都很陌生 覺得好酷啊)、包水餃、玉米濃湯...不記得口味,只記得玩得很開心。
  • 記得加咖哩饺及珍珠丸子好香好好吃也記得我也做一次咖哩但忘記踉跟誰一起做了
  • 烹飪課學的東西大都忘記,記得有冰淇淋、蔥油餅,咖哩餃印象不深刻。學會做蔥油餅後的一個星期天,我說要做早餐給老爸老媽吃,結果忙了一個早上,過了中午才吃到...
  • 有人買蛋、有人抄筆記、有人做佳餚、有人多年後記憶如新……
  • 大家太強了,鮮活的記憶,保存完好的食譜筆記,還有照片為証!

 

 

 
 
 
居然有同學留下烹飪課食譜,趕緊要來現寶
居然有同學留下烹飪課食譜,趕緊要來現寶
舀碗部分變黃的湯舀
舀碗部分變黃的湯舀
部類: